您的位置:首頁 > 宿遷教育網 > 教育新聞>正文

未了的心愿

時間:2018-11-29 14:06:59    來源:中國教育報    瀏覽次數:    我來說兩句() 字號:TT

李德威在雪域高原上探礦。

李德威臨終前寫下的10個字絕筆——“開發固熱能,中國能崛起”。(資料圖片)

近日,教育部追授中國地質大學(武漢)教授李德威“全國優秀教師”榮譽稱號,號召全國廣大教師和教育工作者向他學習。

研究青藏高原近30年,行程超8萬公里,他提出的地球系統動力學理論已成為國際地學界的熱點。即便病情嚴重到需要隔離的地步,他依舊不斷召集學生前來指導科研。

9月12日上午,躺在重癥監護室病床上,李德威再度從昏迷中蘇醒,似有話要說卻吐字不清,醫護人員連忙遞上紙筆。他顫顫巍巍寫下兩行字,見醫生辨認不清,他又使盡全身力氣花了10多分鐘重寫。沒想到,這短短10個字竟成絕筆——“開發固熱能,中國能崛起”。

兩天后,56歲的生命戛然而止,想給妻兒說的話,到最后都沒說完……

“我不怕死,只是我的理想還沒有實現”

“他是帶著遺憾走的,德威曾對我說,‘我不怕死,只是我的理想還沒有實現,只是我對不起你們母子’。”說起丈夫李德威,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醫生夏芳幾度哽咽,“我一生救了那么多人,卻沒能救回他……”

李德威生前有一大夙愿,即通過大規模系統開發優質干熱巖為我國發展取得熱能。依托自己建立的干熱巖系統理論,他鎖定海南瓊北地區作為干熱巖重點勘查區。今年3月,該區鉆探出超過185攝氏度的干熱巖,引起業界轟動。

眼看著夢想就在眼前,無情的病魔卻突然向他襲來。5月5日,李德威強撐著主持了一場學術研討會,作完報告后滿頭虛汗,再次住進醫院,隨后被確診罹患罕見的嗜血細胞綜合征。在病床上陪伴丈夫熬過其人生的最后一程時,夏芳除了心疼,還是心疼——

“他很想活下來,做化療、骨穿時從來不喊疼,大把大把的藥二話不說就咽下去……”

“只要精神好一點他就開始工作,我們偷偷把電腦藏起來,他就發脾氣……”

“不是不惜命,他只是更惜時……”

8月底,李德威執意從北京轉院回武漢。“回來后我才發現,他就是為了方便繼續帶學生。”夏芳說,此時虛弱的李德威,完全不顧被外界感染的風險,兩次把自己的科研團隊召進病房開會。有一次剛吐了一盆血,短暫休息了一會,他轉身又接著指導學生做研究。

“李老師囑托我們一定要完成干熱巖的研究。”在李德威進重癥監護室前的一刻,大弟子劉德民見到了恩師最后一面,“他在與死神賽跑,一心想抓住最后的時間,安排好身后的科研工作。”

“他是少有的為了科學夢想而勇于探索的人”

28歲那年,李德威首次踏上青藏高原。此后的歲月,他幾乎每年都要奔赴這里開展地質調查,雪域高原徹底融入了他的生命。

“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,全世界地質學家都對青藏高原的理論研究感興趣。但在各種學術會議上,唱主角的始終是外國人。”與李德威共事多年,中國地質大學(武漢)地球科學學院教授王國燦深知這位同行的內心情結。

因其獨特的地質結構,青藏高原被公認是研究地球科學的“最佳野外實驗室”。從羌塘到喜馬拉雅,從可可西里到阿爾金山,從阿里班公錯到雅魯藏布江大拐彎,李德威踏遍了雪域高原的主要構造帶。

“工作地點高寒缺氧,幾乎都是無人區。他用雙腳丈量茫茫高原,餓了只能吃干糧,困了就睡巖縫下,個中滋味常人無法體會。”劉德民感嘆道。

1995年,李德威穿越西藏羌塘地區時,車輪突然陷入泥潭。“我就想找牧民來幫忙。沒想到,走進牧民的帳篷里,牧民不在,一只狼狗沖過來把我咬了。腿腫得很高,我在車里扯了塊破布把傷口包了包,學生扶著我慢慢走了很遠,才遇上一輛車……”舊日的錄音里,李德威緩緩說道。

有幾次遇險,劉德民也在現場:2000年,他們一起溜索穿越雅魯藏布江時,李德威突然被卡在中間,懸掛在10多米高的江面上長達一個小時。還有一次是在可可西里野牛溝,大家誤入牦牛群,因為李德威穿的是紅色外套,頃刻被野牦牛包圍。千鈞一發之際,他將外套反穿,才撿回一條命。

“他是少有的為了單純的科學夢想而勇于探索的人。”李德威的導師、構造專家楊巍然教授感慨道。

“在他身上看不到一點點現代人常有的功利行為”

“不把心思放在發表論文上,卻固執地搞什么科學理論創新?”“跟板塊較勁、跟地震較勁,就是在跟自己的前途較勁。”因發現不少高原地理現象無法用西方板塊學說解釋,李德威重新提出“層流構造假說”,但很多人斥之為“天方夜譚”,也有人暗地里說他傻。

不過,32歲就破格晉升教授的他,從不在乎閑言碎語,更不愿隨波逐流。從那時起,他每年都要花上數月在高原奔走考察,“我決不會為了評職稱,放棄創建自己理論的夢想”。李德威不是不知道如何容易發文章,他深知“當科學鉆入名韁利鎖,失去暢想空間,就很難有真正的重大創新”。

“在學術討論中有點‘另類’,談問題、挑毛病時直截了當,不怕傷和氣、傷面子。”李德威曾給人留下“不合時宜”的印象。

“他對真理有執著的追求,在他身上看不到一點點現代人常有的功利行為。”知名青藏高原研究專家、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尹安說,“地質界失去了一個把一生貢獻出來的杰出人才。”

從大地構造預測成礦,到地震預測,再到固熱能,李德威的每項研究都與國家戰略需要息息相關,至于功名利祿,并不是他要考慮的事。潛心研究青藏高原大半輩子,李德威堅信一點:“從某種程度上說,青藏高原的理論創新將打開我國干熱巖事業新局面。”

為了這個目標,直至生命最后一息,李德威都未敢停歇。最終,他還是“回”到了魂牽夢縈的青藏高原。

這一次,李德威被同事、學生們帶上了雪域高原。“李老師,您可以在這里快樂安心地尋找礦產、勘探地熱……”眾人輕輕捧起花瓣拌和的骨灰,撒向緩緩流淌著的拉薩河。骨灰一半落葬湖北老家,一半撒葬青藏高原,是李德威的心愿。

責任編輯:春春

中國宿遷網在線客服QQ:1953933333

中國宿遷網聲明:本站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文章內容僅供參考,不構成任何建議。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絡,如有侵犯您的版權及其他權益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我們核實后將立即刪除。

相關新聞
網友評論
本文共有人參與評論
用戶名:
密碼:
驗證碼:  
匿名發表
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AG疯狂马戏团怎么打 pk10买6码怎么买才稳赚 分分快三稳赚不赔技巧 000100股票行情 北京11选5 街机老虎机游戏大全 免费微信推广广告赚钱软件下载 彩金捕鱼版下载 飞艇1000赢3万公式 时时彩平台代理 四川快乐12手机版下载 江苏7位数 今天于海斌一语定胆3d 全天飞艇最精准2期计划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 吉林麻将规则